如何做一个有尊严的出版人?戳心了!

时间:2018-11-22 作者:爱思考的艾窝窝 来源:出版商务周报

对比十几年前刚入行时的出版环境,现在的确已经改变很多。作者的来源、营销的方式与渠道,以及读者的阅读方式都发生了很多变化。然而,我又始终觉得,出版的核心其实并没有改变。

因此,在看到那些为国内出版业命运操碎心的文章时,总有言过其实、杞人忧天之感。出版业的确面临很多挑战,但是哪个行业不曾面临挑战?不能适应外界变化的永远是某些个体,而不是行业本身。

那些看似动荡,可能会摧毁行业的各种?;蛩?,我相信到最后都会成为对行业的洗涤,让行业得以重生。

作为出版的核心,编辑工作的逻辑本质其实一直都没有改变,编辑的精神一直都在那里,只是可能被忘记或者歪曲。各种观点(哪怕是可笑的观点)的存在也未必全是坏事,至少可以帮助我们思考与进化。

逐渐被淘汰的公司

前几日下午接到猎头电话,是某个图书公司副主编的职位。

辞职以后接到过几次这样的电话。这让我确信,在这个行业里,工作经验与工作能力是最重要的资产,人才是核心竞争力。

在猎头稍后发来的资料中,我看到公司及职务介绍后,不禁感叹虽然出版圈很小,但人才可能太少了。

这是我做独立策划以后曾经差点有过合作的一家图书公司。我认识公司里面很多朋友,一些已经离职。

在我刚入行不久,在如饥似渴地吸收设计类知识时,这家公司出品的图书给了我很多帮助。又因为当年做的图书品类相近,所以自然而然地对他家同样方向的图书有比较深入地了解。(做一个品类的图书,对至少国内这个出版方向的机构进行研究是最起码的职业冲动。)

至少在那个时候,这家出版公司在国内的那个出版领域里有着数一数二的地位。

当我跳槽到上一家图书公司后,由于工作原因,我和这家公司的编辑、营销和发行有了更多接触,有些还成了朋友。

正因如此,我看到了一个蓬勃发展的公司一步一步地走向分裂,慢慢地将自己的出版版图葬送,甚至到了苟延残喘的地步。

当然,这几年我也看到了一些小型的出版企业一步步做了起来。

虽然我不确定这种做起来可以做得多大规模,或者能持续多久,但是在这个行业里面,当你做到一定规模,至少不太容易死得很快,至少可以给你犯些小错的机会?;痪浠八?,断送一个出版企业,可能需要好几年。

但一个公司好几年都在犯错的唯一可能就是,一把手有问题。同样的,一个小型公司能在短时间做起来,除了真的有钱以外,领导才是关键。

我认识的这家公司领导大概好几年前已经没有再将心思放在公司的出版业务上?;蛐硎且蛭懊婕改昊蚴改甑某晒θ盟丫憔氲?,或许是他本人已经对出版失去兴趣。

没有领导灵魂的公司将逐渐僵化。

人类的本性复杂,贪婪和懒惰永远存在。在一个体制僵化的公司里,最可怕的事情一定会发生,那就是内耗。

内耗导致效率降低,导致人才流失。这些看似是某些员工的问题,但说到底都是管理者的问题。

我们的出版行业近几年的所有变化都是来自互联网。因为互联网及移动终端的兴起,改变了人们很多行为模式。

作为出版机构的领导应该洞悉这种变化,并且随着变化而改变自己的战术。这家僵化的公司的领导却仍旧躺在以往的荣光中无法自拔,坚信着自己以往的战术可以百战百胜……这自然会被时代所抛弃。

时代改变并不可怕,这永远不是某个公司走向衰败的根本原因。

那些崛起的公司

其实用“崛起”二字不太合适,做成什么样子能叫崛起呢?

在朋友圈经常能看到的图书品牌?在图书销量榜名列前茅的图书品牌?在各个奖项里能经常出现出版品牌?

我觉得都不是,只有长期积淀下来口碑,让人们也因为品牌而不只是书而买书时才好意思说一个品牌建立起来了。

比如有读小库之前的读库,以前的三联。

所以本文说的“崛起”只代表这几年业务属于上升阶段。我们从读者角度可以看到的是,这些品牌在图书出版上有一些亮点作品,各种营销活动积极展开,至少从出版氛围上看不是死气沉沉的。

这类崛起的公司,有些是民营图书机构,有些是出版集团里的新建编室,他们一般都深谙这个自媒体时代的传播路径与特点。

在选取热点的品类同时,分析受众可能接受传播的路段,各种轰炸宣传,又或是长期持续性的营销投入。

除此之外,有些机构还不断提高营销路径的纵深度。在中国这个重视教育、实用主义的国家,他们除了提供只能被动选择的图书,也主动提供产品使用支持,比如向教育领域做延伸。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新崛起的公司都更重视新时代下的营销宣传,也都在思考提供除了纸质内容以外的内容服务与盈利支持。

不过在这些变化中,我们要明白,纸书编辑是一种狭义的技能,一个编辑身兼数职只能说明公司的人员短缺,无法在出版各个环节安排更专业的分工。这不是值得夸耀的事情。就像任何一个制造企业,他的研发人员不会同时去进行产品销售一样。

这些对时代变化的应对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但其实每个环节都需要人去完成。不同的人做出不同的结果。而在这个时代,这些工作更要求创意与知识厚度,以及耐心与细心。以前那些只靠三板斧打天下的策略战术将不能满足新的时代要求。简单说,我们的读者需要更体贴的服务。

当一家公司,从领导开始缺乏这样的思考,无法放下老旧思维时,他能选择的员工自然也很难具备这样的新思维。

就算不断地造货堆码洋,不了解读者如今时常变化的胃口,不能随着读者一起成长,那些被挑选来的书,要不品质一般,要不根本无法进入到目标读者的眼中。

所以,在这个时代的出版企业,需要的是领导者更加全面的能力。不仅要知道什么货好,也要知道如何改变销售方式与策略与应对不断变化中的市场。同时,要对行业整体在经济体系中的位置有所认知,调整自己的商业预期,并可以选择性地增减商业板块。

图书内容与营销,本不该有的冲突

其实我更想说说一些没有变的东西。

大家总是讨论传统出版业需要改变。我们作为内容提供者现在竟然要反过来从互联网要内容,我们制作的内容竟然最大的利润获得者不是我们自己。

不知道何时,我们从作者的第一挖掘者、维护者,变成了热门IP的抢夺者。

论坛、微博、公号,一路下来,内容出现的主要媒介在变,而我们“摘桃”的行为已经很久没有改变,而且越演越烈。尤其到了微博和微信公众号时代,很多书的内容几乎照搬网络上的内容,毫无编辑工作可言,编辑手记只能写写封面做了多少稿,用了什么纸。图书宣传文里只剩下封面和纸书照片可以拍一拍。

不知道何时,我们的图书折扣越来越低,被电商利益捆绑的惨叫声这么多年来一直不绝于耳。但实际上我们什么改变都没做,我们还是这样的一条路走下去。

书的定价的确越来越高,但是纸价工价也在飞涨,一本书打完折,出版社的利润真的有变多吗?

最近还经??吹侥掣鐾际槠放圃?折包邮卖版权引进的图书。除去渠道和物流费,这种书如果正常付版税的话,真的还有利润吗?

又或者,不打折是不是就没法卖书了?

这让我想起前阵子法拉克福书展有位前辈在朋友圈说,很多在国内号称卖了几十万、上百万的书,在给外方结版税时的数字却少得可怜。不是骗子就是吹牛皮,用这种商业态度做文化出版的人,好像还做得不错?

我曾最佩服的出版生态体系是读库。自己“圈地”自己卖,不打折,想买只此一家。也因为如此,我从来不会吝惜在书店买读库的书。

不过昨天看到当当上,读库的mook竟然也在折扣上参加满减,我庆幸没有订今年的mook。

为什么要打破自己的生态体系?圈的鱼数量不增长了吗?有了读小库以后需要新的读者粉丝来消耗更多的图书产品了吗?规模扩大就一定要走这一步吗?

这都只是猜想,我不知道答案?;蛐硎且慌谈蟮钠?,只是我看不清罢了。

我不知道像读库以前的模式到底能在国内做多大的规模,但至少我看到了出版的尊严,至少在一期期的mook里我看到了编辑的精神。也正因为有这个核心,大家才会认读库其他的图书。

图书出版不该只热衷于将一套套书重新组合推荐等销售模式,那只是营销或发行最应该感兴趣的事情。图书以作者与编辑为原点,其他任何手段方法工作都是在这个根基之上。

但是我们自己却好像忘了怎么做编辑。我现在看到那些热衷于写封面照片如何选择的编辑手记,又或是封面图怎么一步步做出来的分享,我看到的是缺乏协作的基本素养,以及审美的崩坏。

编辑技能原来已经变得这么不重要了。

前阵子有朋友和我说,同样是做独立策划的另一个编辑是如何有效营销她的一本书的。大概方法是在图书出版后,一直在不同社群做微信群分享。

的确,直到今日,我都能在我的朋友圈里看到一些人参加这本书的微信活动。

朋友告诉我这件事,是替我的《金子美铃童谣集》出谋划策。

但我不是营销编辑,我并不想把更多精力放在营销上。我做的项目大都要从零开始思考内容。这才是我喜欢做的编辑工作。

在我们讲了这么多年产品经理概念以后,我发现这个概念就是个最大的骗局。

这个概念的本质是图书承包责任制,一本书交给你,公司只管销量和利润,不管其他。虽然看似产品经理身兼数职,看似能力多面,但其实这样的工作性质会导致两个结果,一是更重视营销,营销在短期的确最快刺激销售的手段;二是,更快做书,做更多的书。

所以我们看到做营销做得轰轰烈烈的书往往是一些非常适合营销的书。在国内,适合营销的书有几个特点:国际大奖的书或者知名作者、内容形式猎奇的书、追内容或形式热点的书、实用性极强的书。

但是出版者明明还有几种书应该做:有潜力的没有名气的作者的书、非实用性的书、更多内容有趣但非热点内容的书。

而且,出版机构应该有自己的出版精神,不是市面上什么热门就做什么。

但至少在童书这里,我看到的是层出不穷的“小字辈”出版品牌,做着一些放在谁家出版都不会有违和感的图书。

我并不反对营销,也不反对按传播规律去选择出版品类,我反对的只是大家都变得一样,变得平庸,忘了出版是个色彩斑斓的有趣工作。

这是个人人都是老师的时代

出版行业以前的模式是图书出版后邀请专家学者来站台背书,而现在各种大V层出不穷,这些大V的水平参差不齐,职业出发点又各种各样。很多大V完全依附于出版内容而存活,但并没有创造出更多有价值的工作。要知道,有专业水平并不是成为大V的充分必要条件。

我看到一些三天两头参加各类活动的专家(也可能是真的专家),既佩服他们的精力,又担忧他们自己学习的时间是否充足。

如果一个人长期处于认知的只出不入的状态,才能做到如此高的曝光频率吧?

在绘本热火朝天的现在,各种各样的课程讲座工作坊层出不穷。

我记得最早都是叫工作坊的,那时大概还不好意思称为课程。但什么是工作坊?工作坊是共同学习交流的,而不是课程。工作坊其实没有授课老师,所有的人都是学习分享者。

现在倒是很少提工作坊了,直接称为课程。但是课程又是什么?课程需要备课、需要结果的测试及反馈、需要不断调整和改进。

作为一个本科师范专业的学生来说,这么多滥用课程二字的活动我看了既震惊又觉得可笑。

前阵子看到南京大学某个教授被举报的帖子。教授称其自己在外随便讲讲课都比在大学里上课赚得多得多。

正因为社会上各种各样根本不是课程的“分享会”存在,才会让这样的人捞取大量利益,并祸害大学校园里明明更需要系统学习的学生。

老师定义的崩坏,出版业虽不是始作俑者,但绝对有推波助澜的作用。我们利用读者对出版二字的信任,请来一些人做分享,并冠以课程的名义收费。

收费没有问题,和巴菲特吃饭都能收费,这是商业操作,你情我愿即可。但是看到这样的商机的很多人渐渐把课程二字用烂,用一些话术或随处可见的内容去忽悠读者。

读者的无知与懒惰自然也是原因之一,但糊弄读者的“老师们”又是什么样的角色?

讲座就是讲座、分享就是分享,培训班就是培训班。如果要讲课,请拿出更加长期的、严谨的教学态度与计划来看待。当好老师,可能要学的东西比想象得多的多。

如果图书不打折……

如果任何电商渠道不能随意打折,我们的出版环境会有怎样的改变?

实体书店会不会能更好的存活?没有了大促我们每年的码洋增长点从何而来?图书的单本销量是否会下降?我们的利润是不是会不降反增?

我们会不会更注重内容,以及营销的质量?我们会不会更加在意一本书的再版率,从而把更多精力分给已经做出来的书而不是做更多的书?

既然单本销量下降,我们会不会愿意出版一些没那么热门的书?愿意做一些有个性的出版?我们是否更愿意比拼的不是销量,而是我们到底做出来什么、思考了什么,网媒更愿意写的文章也不再只是“如何做出爆款”?

又或是我们会开发出更多的课程来收费以增加收入?出版机构开始进入开辟新的业务的时代?

但无论怎么改变,除非纸书被时代所淘汰,图书的产品质量和渠道工作是永远不变的环节,把本职工作做到位、做得有行业尊严是以不变应万变的不二法门。

对出版本身抱有热情与思考能力的人,是出版机构最应该重视的财富。那些只是看到什么风口就想着乘风而起的人,就让他们随风而去吧。

*来源: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夏日星,转载时有删改。

日本高清免费一本视频_视频大全_高清在线观看